搬新家了!地址yumaobbs.com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  

分享 | 
 

 [剑网三][莫雨X毛毛]“你是个有身子的人了”

向下 
作者留言
千秋烟雨



帖子数 : 13
注册日期 : 13-05-09

帖子主题: [剑网三][莫雨X毛毛]“你是个有身子的人了”   周二 七月 09, 2013 1:37 am

我们是标题党【正经脸】不要被标题欺骗,看完再杀我们不迟。

这里原梗提供者+最后3000的KISS都由@唐家堡小萝炮 提供,让我们给她报以热烈的掌声!【啪啪啪啪啪啪啪】

做好准备,挂好凤凰锋针备好战复,山河落了没春泥糊了没大战交了没?



陈月最近有点无聊。

前段时间不知怎地病患突然增多,她与花谷众同门忙到脚不沾地,期间有许多浩气恶人弟子言语间谈到莫雨和穆玄英之事,她都顾不得理会。在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事情终于做完,陈月松下最后一口气,一时间没奶上自己,不负众望的——晕了。

这可把她的师兄师姐们吓着了,连忙赶着她去休息。过了那段医疗高峰期,病人奇迹般的少了很多,人手需求也少了,身为一个“病患”,陈月理所当然的过起了无事可做的日子。

人啊,不能无聊,一无聊就容易想坏点子。

所以当陈月路过大榕树,发现树下站立不稳,呕的撕心裂肺的穆玄英的时候,怀着一颗团结友爱的真诚之心去关心他,是理所当然的。

“怎么了毛毛?怎么呕的好像怀上了?”

陈月表示她真的只是一句调侃,还等着穆玄英用他红通通的桃花眼瞪她一下呢。没想到穆玄英却是转过头,惊讶地看了她半晌,又回头继续吐起来。

哎——呀!

女人嘛,总是逃不脱八卦的深渊,何况八卦的主角是她的童年好友们。枫华谷紫源山上的事情她略有耳闻,虽说谢渊看穆玄英看的紧,不同意他继续跟莫雨往来,但他毕竟是个二十岁的大男人了,要偷偷摸摸出去约个小伙伴也不是什么难事,前些天忙的时候,陈月还听见几个浩气弟子埋怨穆少侠又不在房里,几个恶人弟子感慨最近少谷主心情不错,当时没怎么注意,如今看这情况,难道……?

陈月整了整自己的衣领,调了下面部表情,清清嗓子,上前几步一把抓过穆玄英的手:“怎么真这么厉害?快给我看看!”

穆玄英呆愣着被握住脉门,没什么力气地挣扎一番也就随她去了。

一搭脉,陈月就知道怎么回事,再看看穆玄英头轻脚重,扶着树干呕不止的样子,心里也有了底。她收回手,道:“你昨晚去做什么了?”

“啊?!”穆玄英吓了一跳。

陈月继续装得道高人:“行了,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我又不是外人。我得知道具体情况才好给你用药,难道你想继续吐下去?”

穆玄英清清嗓子,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才小声说:“我去见莫雨哥哥了,你别告诉师傅啊!”

“我又不是浩气盟的人,多什么嘴啊。”陈月睨他一眼:“就这样?没别的?”

穆玄英挠了挠脑袋:“就……就喝了点酒……”

“喝醉了?”

“嗯……”

“你醉了还是他醉了?”

“这……这个……我是醉了,我也不知道他醉了没有……”

有戏!陈月心中一合掌,毛毛啊毛毛,不要怪我不温柔,我实在是无聊啊。

陈月一手托腮,苦恼地皱起眉头:“然后呢?没了?”

“啊?……就没了啊,早上我在莫雨哥哥房里醒来,已经辰时了,我怕师傅担心,就赶忙回来……”

“等等!”陈月打断道,“你在莫雨房里醒来?你睡他房里?床上?”

“诶?!!”穆玄英惊叫一声,后退了数步,“难……难道有什么不妥么?”

“先别说这个。”陈月一挥手,“毛毛,你在床上醒来的时候穿衣服了么?”

穆玄英道:“我当然穿着啊!”

啧,没戏?陈月又问:“那莫雨穿着么?”

穆玄英好似想到了什么,脸一红,咳嗽两声:“莫雨哥哥好像没穿……怎么了吗?”

“毛毛!”陈月忽的一拍穆玄英肩膀,满面正色道,“其实,你……你怀宝宝了!”

TBC

毛毛最后的表情大概是:纳尼Σ( ° △ °|||)︴



陈月真的很无聊。

她表面上严肃认真,练眉梢眼角都写着“你要相信我!”的字样,内心却笑翻了,连她自己都特佩服自己怎么能一脸正气的说出这种话,果然跟离经师兄混久了就是不一样。

她正等着穆玄英气红的脸呢,却没想到他又是被吓到的样子,后退了数步,喃喃自语着:“我……我就是今天吐的厉害……”

纳尼?!=口=
此时大概只有这个表情能形容陈月的心情。

真信了?!不对……好像之前反应就怪怪的……

“嗯……你还有什么其他症状?”陈月试探性的问道。

穆玄英看了陈月两眼,有些不自在地抿了抿唇,凑近她小声道:“就是……最近挺爱喝酸梅汤的……”

毛毛啊!啊!啊!

陈月内心飘荡而过如此弹幕,简直快让她大脑一片空白,就听耳边穆玄英还在小声说着:“小时候看过大婶怀孕,也是吐的厉害,爱吃酸的……我——我跟莫雨哥哥睡过了,今天又吐的这么厉害……可是夫妻不都是一男一女么,我和莫雨哥哥都是男的……”

这坑真不是我挖的,我是无辜的……陈月在心中点上一根蜡烛,面上悠悠叹了一口气,打断了穆玄英的自言自语:“毛毛啊,还记得盟中的离经和紫霞么?”

“记得啊,他们怎么了……”穆玄英思索了一会儿,突然悟道,“……啊!他们也都是男的,可是成亲了,还有个小女儿。”他不安地看向陈月,脸色苍白,却又泛着点红晕,道:“难道……难道我和莫雨哥哥……”

——毛毛,这都不是我告诉你的,是你自己发散思维想的。

陈月蹙起秀眉,慢慢的点了点头。

看陈月点了头,穆玄英脸又白了一分,他也皱起眉,右手抓了抓颊旁的鬓发,又扯了扯高束的马尾,这般折腾了一阵,终于忍不下去,开口问道:“那小月……我该怎么办啊……我第一次碰到这情况……”

我也没这种经历啊,真的,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陈月揉了揉太阳穴,轻声回道:“不管怎么说,先找你最信任的人问一下吧。你最信任的人是谁?”

这次穆玄英条件反射般迅速答道:“莫雨哥哥,师傅。”

“……你跟谢盟主说这件事,也不怕他被你气着。”陈月叹道。这段日子以来,谢渊对莫雨的抵制就没放松过,坚决不让穆玄英接触莫雨,差点连出行都要一一审查。穆玄英也想起了师傅和莫雨哥哥的不合,如果这事被师傅知道了——

“不然你去告诉莫雨吧。”陈月建议着。

“可是……”

“他不是孩子的另一个爹么,让他知道也是理所应当的。”

“可……莫雨哥哥他……”

“没事,你先和莫雨说吧,这种事还是两个人都知道的好。”陈月拍拍穆玄英的肩膀,灿烂一笑,却发现自己好像有些憋不住了,赶忙转身,带着点笑意说:“嗯,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哈,改天再联系。”

“诶!小月!”

陈月步子走的更快了,几乎是一边小跑一边挥手道:“记得不要有剧烈运动啊,还有不要有太大心情波动,对宝宝不好~!”

刚刚好像感觉小月在笑……是错觉么?

被留在原地的穆玄英,觉得好像头晕更严重了。



穆玄英是个干脆的人,决定了的事就会去做,虽说这件事还是让他感到有点不现实,但他相信小月。小月是万花谷的弟子,一路上医治了这么多的人,见多识广,又是他的童年好友,断是没有骗他的道理的。

可是陈月让他去跟莫雨商量,他却是犯了难。今早他回房略迟,已经引起了谢渊的警觉,要求他这些日子若出浩气盟营地,必须向上报备,并且要有人陪同才肯放行。

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求助于陈月。陈月是万花谷医师,一直没有阵营偏向,浩气恶人两边跑,她要见一次莫雨可比自己方便多了。

于是陈月收拾了些东西,悠哉悠哉地来到了恶人谷营地,毫不费力地找到了帐篷旁遥望远方感悟人生的莫雨。仔细一听,果然,帐篷里的王谷主也正在感悟人生。

莫雨见到陈月,也没怎么惊讶,主动带路往林中走去,进了林子才停下来,对着紧跟的陈月道:“何事?”

陈月道:“也无大事,只是毛毛最近出不得门,让我带两句话给你。”

莫雨哼笑一声:“我就知道谢大盟主又不愿放行了。”顿了一顿,又道:“没事,反正我迟早会将毛毛抢回来的。”

陈月笑道:“那你到底想不想知道毛毛要我给你带什么话?”

莫雨用眼神散发“速度说不然分水你”的鄙夷气场。

“咳咳,我说就是了。”陈月清清嗓子,摆出一副纠结又正经的表情,学着毛毛的口气缓缓说道,“莫雨哥哥……昨日一时糊涂,喝的太多,我们竟在醉后同床共枕……酒这东西,果然误人误事……如今,大错已成,但既然孩子已经有了,我便不会放弃他,这是我应负的责任!小月……小月她劝我找你商量,所以……”

陈月说的越多,脸上的表情越撑不住,最后终于喷笑出来,前仰后合再也说不出话。

莫雨一开始听得云里雾里,什么醉后同床?什么孩子?慢慢地,终于听出不对味儿来了。再看看陈月笑到没了形象的样子,心中已然明白了七八分。他皱起眉,想严肃一下,又忍不住低头轻笑了起来,无奈又甜蜜的念着:“真是……傻毛毛。”

他抬头见陈月还笑得开怀,便双手抱胸,有些哭笑不得地指责:“毛毛不过是单纯了些,你可别欺负的太厉害了。”

陈月撇嘴:“你自己还不是欺负的很开心?”

莫雨哼了一声,道:“只有我能欺负他,明白?这次暂且例外,下次可注意着点。”说罢,想起穆玄英满面通红拜托陈月转述的样子,又忍不住低声笑了。

陈月也不能在恶人久待,遇见穆玄英时已是下午,这般折腾下来,夕阳都尽落了,她还赶着回花谷营地给师兄们搭把手,晚上治伤总是困难些。临走前莫雨让她转告穆玄英,五日后午时,老地方见面。陈月应了,内心对跟踪穆玄英一事蠢蠢欲动,但想想恶人谷里那个煞星,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保命为主,八卦为辅,处于风口浪尖的陈月大夫,向来深谙明哲保身、知足常乐之道。



这段时间,谢渊从未无聊过。

几日前清晨,他闲来无事去看望玄英,却收到一个空空如也的屋子。左右问了才知道,穆玄英最近常常不在屋中,去哪也不肯明说,只是从来都只出去几个时辰,又在白天,营地附近的都是同盟,就算是恶人谷,最近也偃旗息鼓了。他一个功夫不错的二十岁男子单身在外游荡也没什么大危险,便都没怎么担心,但昨夜一宿未归确实是第一次。日落时他出的门,说是去不远处的山林里与故友见面,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谢渊听了,狠狠地把守门的七星卫训斥了一遍,重点不外乎于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玄英出事要怎么交代一类。他这边训着,心里是越想越担忧。玄英去见的八成就是小疯子莫雨,他虽无数次告知玄英那小疯子的危险性,倔强的玄英却坚决相信他的“莫雨哥哥”是有理由和苦衷的,争得狠了,他就暗哼一声,撇头不再说话,谢渊也不好继续逼他。如今玄英一夜未归,生死未卜,虽然理智告诉自己要冷静,但他还是很想操了枪冲去恶人谷逼他们交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谢渊越发放心不下,正打算去找军师商量对策时,穆玄英从远处有些摇晃地回来了。他走近了,揉揉眼睛,就看见谢渊在自己房门外一脸怒容地瞪着他,生生打了一个激灵。

穆玄英不出意外的遭到了严厉的批评和询问,其严酷程度堪比拷问嫌犯。穆玄英虽说有些头疼,但思维还是清晰的,事无巨细地向谢渊禀报了昨夜的情况,只是略过莫雨,只说是故交好友,许久不见太过欣喜,就喝得多了些,在外边住下了。谢渊看他言之凿凿,虽说心中判定他的所谓故友极有可能是莫雨,但毕竟没有证据,想继续逼问,见了穆玄英昏昏沉沉却强撑精神的样子就软了心肠,只好让他先休息,自己出屋将门掩上后对七星卫吩咐道:“这两天盯好他,若他出了营地必须向我报备,而且必须要有人陪同,不管多远,明白了吗?”

“是,盟主!”

——哼,果然不能把玄英交给那个小疯子!看他把玄英照顾成什么样子!不说让玄英喝醉伤了身体,就说他竟然让玄英这般昏沉地从恶人谷营地过来,可看出他绝无照顾人之意,若是玄英路上遇到危险怎么办!不行,这样一个不照顾玄英又满手鲜血的恶人,根本不值得玄英对他心心念念,不能让玄英继续沉湎于旧情了!

谢渊又看了一眼屋门,哼一声,内心咆哮着走了。

这几日穆玄英十分安分,据七星卫禀报,除了第二日遇上陈月,二人聊了一段时间,之后几日他便几乎足不出户,只偶尔在阳光灿烂时于营地内走走,没走一个时辰便会回屋。这安分的似乎过头了些,谢渊虽说对穆玄英不再见莫雨感到高兴,但玄英这般二门不迈,却也让他担心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正巧伙房师傅特意来找他,道近日送去穆少侠房里的点心都换成了梅子蜜饯,酸梅汤的量也增了,不知穆少侠是否身体不适。他有些忧心忡忡:是不是限制太多,让玄英感到喘不过气,才心生热气呢?这般想着,他赶忙又吩咐了七星卫不用跟穆玄英太紧,确定他的安全便好了。

下令时正是第五日的清晨,穆玄英闷在被中,耳边听着门外隐隐约约传进的谢渊的声音,心道莫雨哥哥真是料事如神,连五日后师傅会放松禁令都猜测到了。


莫雨觉得,今天一定不会无聊。

五日前从陈月处得知穆玄英弄出的大乌龙后,他便忍不住在心中描绘穆玄英今日见他后的神情。虽说对浩气盟连这些常识都没告诉穆玄英感到不满,但这次好歹还是撞到了自己手上,让他又可以教育教育他的傻毛毛,这般细枝末节他也就不多作计较了。是以,今日出门时,他的心情仍好到让护营的雪魔武卫侧目。

曲曲折折地绕出小树林,林中空地上,穆玄英正双眼空茫地坐在地上,一手扒拉着身下的嫩草。他好似等了许久,看见林中飘出那一抹熟悉的红白身影时,毫不遮掩地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一撑身体便向莫雨跑去。

“莫雨哥哥!”穆玄英在莫雨身前两步停下,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傻毛毛,跑什么,我又不会消失。”莫雨拉着穆玄英的手臂,走至空地中央坐下,眼见穆玄英也打算一屁股坐在旁边,他心思一动,坏主意就上来了,颇有些不怀好意的啧了一声,“何况你也是有身子的人了,还不自己注意着点。”

“啊!”穆玄英才反应过来,在莫雨责备无奈的目光中红了双颊,挠挠脑袋,很是小心的撑着身体坐下,嘴里咕哝着:“知道啦,我也就是一时高兴嘛……”

莫雨看着穆玄英指缝间乱翘的软毛,也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顺带压了下那竖的不科学的马尾。穆玄英立马护住了脑袋:“莫雨哥哥你是不是嫉妒我比你高啊,怎么老压我头发!”

莫雨嗤笑一声:“比我高?加上你这有十公分的马尾才比我高吧?”

“才没有十公分!”

两人嬉笑打闹一阵,不知怎地便额头碰上额头,言谈间呼吸相闻,引得穆玄英不自觉安静下来,莫雨也停了话语,看着他。

穆玄英轻咳一阵,推开莫雨,偷偷瞄了他两眼,不自在的问:“那个……莫雨哥哥,其实这次我是想问……这孩子怎么办啊?”他一边说着,右手慢慢护上了肚子,两颊的红色也仿佛被烫到般晕染开来。

穆玄英也很纠结,若他与莫雨哥哥有一方是女子便好了,可他们俩都是男子,虽说离经和紫霞也同是男子并组成了家庭,但人家毕竟是成亲之后才……距他和莫雨互表心迹不过几日,这就有了孩子,他心里真是有点虚。心中下定决心不愿放弃新生命是一回事,但他更想得到莫雨的支持。

莫雨也是一呆。一是没想到穆玄英竟对这事如此上心,二是——他还真没想过这“孩子”要怎么办。他闭上眼沉思状静了许久,蓦地直视穆玄英双眼,用他最正直的表情道:“毛毛,我们不能让这个孩子没名分。”说罢,双手搭上穆玄英肩膀,“恶人正式向浩气提亲如何?”

明显被莫雨的信口开河震到的穆玄英立马摇头:“不行!你会被师傅打出浩气盟的!”

莫雨冷哼:“我有那么好欺负?”

穆玄英只是摇头,道:“不行不行,不能和师傅动手!”

莫雨皱起眉头,穆玄英也毫不示弱的回瞪,二人对峙了半晌,终于还是莫雨先认输:“好吧,那你先与我回恶人谷向我师傅解释清楚。”

去恶人谷?!穆玄英先是心中一跳,又想到莫雨哥哥不会害他,便放下心来。他左思右想,去跟谢渊说这事儿,他定是不敢的,那身为莫雨哥哥的师傅,王谷主确实有权利知道真相,于是点头应了。莫雨看他点头,心中已是兴奋到飞起,面上却仍是不动声色:“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我们便去说清。”

“啊?!”还未反应过来,穆玄英便被莫雨半拉半抱的扯走了。

手被莫雨握着,穆玄英感到脸上的温度后知后觉的升了上来,连带交握的地方也烫的要命。他紧了紧相握的左手,又轻抚上自己的肚子,带点羞涩的笑了。



穆玄英觉得今天大约是自己二十多年来最紧张的一天。

莫雨拉着他的手,肚子里还有两个人的孩子。而行进目标则是莫雨的恩师住处,总有些……见公婆的感觉。

穆玄英为自己刚所想的东西楞住了,见公婆?没错……见,公,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再加上莫雨父母早已不在这完完全全就是见公婆。穆玄英忽然停下脚步扯住莫雨一脸担忧的问:“莫雨哥哥,你师父他……他喜欢些什么?就这么急急忙忙去见他是不是太过失礼了?我也没换件正式的衣装,就连最简单的礼物也没有带,是不是……是不是改日比较好?”

莫雨闻言不由得楞了一下,又立刻勾起嘴角带上了些宠溺的微笑:“不用,谷主别每天吹笛子折磨我们我就谢天谢地,礼数礼物之类的不用和他讲。”

“这怎么行?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但是……这……这不就是去见公婆么。”穆玄英只觉得自己面色红的大概可以烧起来,这种令人害羞的事情脑子里想想也罢,亲口从嘴里说出来只觉得羞耻感快要驱动自己逃走。

这话听的莫雨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把人扯到怀里抱住一手揉着穆玄英柔软的头发:“傻毛毛,我的傻毛毛原来在担心这个?”

穆玄英被忽然而来的拥抱弄的面色绯红,轻轻推拒着莫雨反驳:“我不傻,这是礼节问题不是么去见你的师父这样准备不周到的去很失礼。”

莫雨忍住笑意装作正经的询问:“那么……毛毛觉得要有什么准备才叫不失礼?”

穆玄英一手抚着自己的肚子,茫然的摇了摇头:“莫雨哥哥你又在嘲弄我了,我只是觉得……今天就这样草率的登门拜访是不是……太过失礼了。”穆玄英不自觉的捏紧还握在手里的衣料,脸上的羞意褪了大半,隐藏在绯红的面色之下的紧张和无措就显露了出来。

“毛毛,这是……紧张?不敢去见谷主?”莫雨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一语道破。怀里的身子忽然绷紧,转而又立刻柔软下来,头也扭到一边对自己不理不睬。当初离别之时比自己矮了不少的小少年早就长到自己不能轻松俯视的高度,但是现在实现所见的是穆玄英柔软的前发还有遮蔽在那双桃花眼之上的浓密的睫毛。莫雨忽然觉得现在自己脸上的表情绝不能让那帮恶人谷里没上没下的家伙看见,傻毛毛居然会对小月如此拙劣的谎言深信不疑。说到底……大概傻毛毛太爱自己了吧。

想到这里莫雨只觉得自己冷飕飕的心都被穆玄英给甜腻住了,情不自禁的低头轻轻吻了一下穆玄英眉心。穆玄英感受到这个蜻蜓点水的吻有些害怕的闭上眼睛,等了些许没有任何后续有些疑惑的睁眼。只看见了莫雨带着“嘲弄”的笑脸,顿时有些怒火中烧用力推开面前这个“小疯子”自己快步走开以图清静。

“毛毛?”莫雨语气里满满的“茫然”,就像刚刚恶劣戏弄的人不是他一样。穆玄英心里就更是生气,与其说是气不如说是一种被戏弄后的羞涩感,只想现在一走了之不要看见那个明明作弄了自己还装作无辜的家伙。走到一个两层小楼前,屋后是郁郁葱葱的大树,穆玄英脚下运气跳上面前建筑的一层屋檐,在背阴那面被树枝笼罩的地方坐下。

莫雨看着穆玄英这种近乎孩子气的行为无奈的摇了摇头,也脚下轻点跃上屋顶在那人身边坐下并轻声唤着:“毛毛?莫雨哥哥不好,别气了行么?”话语刚落穆玄英斜眼看了莫雨一眼就仰面躺下,手枕在脑后半眯着眼睛不理不睬,就像一只打瞌睡的猫一样懒洋洋的躺在树荫下。

莫雨心生一计,两手撑在穆玄英头两边盯着他不动。穆玄英感到阳光被遮蔽睁眼看个究竟,睁眼只看见莫雨带着笑意的盯着他看并无任何动作,大概是因为刚刚的经历让穆玄英觉得莫雨肯定不会真的亲下来,便有恃无恐的盯着莫雨稍带猎食之意的眼睛不闪不躲,谁知莫雨忽然嘴角一勾压了下来。

穆玄英被突如其来的吻弄僵了身子,莫雨的舌头在他的唇缝间轻轻的来回扫也并不急着探入,只是偶尔含住穆玄英的嘴唇轻轻吮咬。穆玄英脸涨红推开了莫雨,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捂着自己刚刚被当做零食一样品尝的嘴唇,惊讶的看着支在自己身子上方的罪魁祸首。

罪魁祸首淡淡的笑着,伸手将毛毛捂住嘴的手拿到嘴边轻吻指尖,又毫无预兆的把手指的前段含入口中用舌头包裹住在口中轻轻舔咬,舌尖抵着指肚上的薄茧蹭弄,感觉到穆玄英想要抽回手的想法有些惩罚性的微微用力咬住了指尖薄薄的肌肉在齿间磨蹭,抬眼看着穆玄英的表情就像是一只饿的太久的野兽找到了一份肥美的食粮一般。

“莫,莫雨哥哥。你这是……这是做什么。”穆玄英只觉得面前的人忽然整个陌生了起来,但是身上传来的体温和味道告诉他的确这就是他熟悉的那个莫雨。有些慌张的想抽出自己被戏弄的手指却又鬼使神差的使不上力气。莫雨见他整个人都慌了神便停止戏弄,顺从的把那细白的手指吐出,伸手就像逗弄猫一样挠了挠穆玄英的下巴一边享受柔软的触感一边进行着所谓的悉心教导:“一会接吻的时候舌头就要像我刚刚做的一样知道么?”

穆玄英茫然的看着莫雨大脑还在思索所谓“刚刚做的”是什么。大脑还没给他一个答案的时候就听见莫雨在耳边压低声音如同蛊惑一般的说:“毛毛,不要闭着嘴拒绝我,嗯?”

身体被控制一样张开了嘴,莫雨满意的压上吮吸穆玄英柔软的嘴唇,毫无防备可言唇齿被对方柔软的舌轻易入侵,味道侵占了整个口腔。

一开始莫雨只是用自己的舌尖抵住穆玄英的舌尖轻轻磨蹭,穆玄英有些不适应的用自己的舌头去推拒莫雨入侵而来的柔软器官,下一秒穆玄英开始为自己这愚蠢的行为而感到后悔,舌尖推拒的动作被误认为是迎合的信号,本来就不算温柔的动作更加粗暴直白。双手搭上莫雨的双肩想要推开这暴力的猎食者,换来的只有身上的猎食者更为变本加厉的用舌尖模仿着某种动作在口腔里戳刺碾压。

“唔……莫……嗯嗯。”口腔里脆弱的粘膜被恶意逗弄的同时,敏感的下身也被莫雨屈起的膝盖顶住慢慢磨蹭,穆玄英未经人事的身体开始诚实的对这些取悦的行为产生了反应,随着莫雨侍奉的动作一阵一阵细密的颤抖着,喉间本来只是透着些不适的声音开始带上了些黏腻柔软的情色感。

莫雨明显被穆玄英这些诚实的颤抖取悦,本来有些霸道而急促的动作渐渐的慢了下来,微微分开了相连的唇齿让空气稍微渗入,压低声音教导着:“笨毛毛,用鼻子呼吸嗯?会不会。不想被我吻死在这里的话。”莫雨在说话的时候,穆玄英只觉得莫雨的嘴唇蹭在自己已经有些不适的嘴唇上,一下一下的开开合合,抬眼看见身上那人平日里的冷淡全部褪去只留下了温柔,心里的某个地方忽然觉得一紧。

莫雨似乎是感觉到了穆玄英心思的变化一样,张口温柔的把穆玄英的下唇含在口中,用牙齿轻轻咬住扯弄,直到穆玄英有些不舒服的紧了紧自己的衣服才笑着放开。莫雨嘴角挂着笑用自己的嘴唇蹭了蹭穆玄英比平时更为艳红的双唇,接着是理所当然的探入,舔弄,上颚也好,舌下也好,舌头也被整个裹住轻轻的来回拉扯,比起一开始有些太过逼近的动作,现在的和风细雨让穆玄英不由得有些随波逐流的想着“怎么样都好……就这样吧……”本在推拒的双手慢慢抬起顺从的缠在莫雨脑后,放松身体接受这个吻。

对现在的莫雨来说,穆玄英主动迎合的动作就像是催情剂,不,大概比那个更为有效。全身都开始和大脑呼喊着自己的饥饿,难以反抗的本能慢慢占据了理智本应存在的地方,相连的唇齿慢慢分开,莫雨把头埋在了穆玄英的颈窝,下身暗示性的在穆玄英腿根处轻轻磨蹭:“毛毛,我忍不住了,可以么?”

这个问题穆玄英听的完全愣住了,言语里暗示的东西就算是纯洁如穆玄英也确切的理解完毕。大脑就像是烧热的糖腻住了思维都停止,但是身体的本能告诉大脑诸如害怕、拒绝等等零星的词汇。还没表达出自己的拒绝,莫雨本来只是埋在颈窝的头开始不安的蹭着,甚至是舔咬起暴露在外的细嫩皮肤。穆玄英也许是被颈间的刺痛和麻痒,还有莫雨异常粗重的呼吸惊呆了,竟一时忘了挣扎,压在身上肆虐的人也理所当然的觉得这是放纵的表现,于是开始放肆的在皮肤上留下一个一个红艳的痕迹。莫雨贪婪的让自己的印记从颈侧一路蔓延到了耳后,手也开始耐不住的拉扯起穆玄英的衣襟。

“会被吃掉。”这个想法在穆玄英的大脑里完全成型,原来那晚……自己是和莫雨哥哥做了这种事情,才会有肚里的孩子的么?对了……孩子,肚子里的孩子。

穆玄英忽然整个人清醒了很多,用有些莫名的喑哑的嗓子开口:“莫,莫雨,哥哥,不行。”

莫雨充耳不闻,进攻的动作反而是更加粗暴了一些,伸手去试图解开穆玄英已经被拉扯的松松垮垮的腰带。大概是这个动作是压断穆玄英耐心到最后一根稻草,穆玄英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和胆量——忽然四肢用力把莫雨踹了出去。

没错。踹了出去。

堂堂恶人谷少主因为上一秒还沉溺在情欲之中,更何况袭击的那个人还是自己至亲至爱之人,谈何防备?直接顺着屋檐的方向滚了下去仰面躺在了草坪上。呆滞的望着房顶一脸歉意趴在屋檐边的穆玄英。

时间凝固了几秒,莫雨慢慢坐起揉了揉被摔的疼痛的腰背,黑着脸问:“毛毛,为什么。”
穆玄英有些为难的用一只手拉住自己松松垮垮的衣领,另一只手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面色为难的回答:“小月说……小月说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好,不能剧烈运动……”

莫雨忽然一瞬间懂了不做死就不会死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一想到刚刚良好的气氛和被穆玄英生生从房顶踹下的耻辱,怒火无法制止的主宰了莫雨的神智。


[陈月]不再是你的好友。
你已经添加陈月为仇人,将在5秒后对其开启仇杀。
5秒
4秒
3秒
2秒
1秒
[陈月]已经加入仇人列表。
你已对陈月开启仇杀。

[地图][莫雨]大声喊:陈月!!你给我出来!!!
[陈月]说:莫雨你有话好好说不要来我这分水可否?




作者人头已被少爷取走,勿念。
返回页首 向下
泱仔在作死
Admin
avatar

帖子数 : 132
注册日期 : 13-05-09

帖子主题: 回复: [剑网三][莫雨X毛毛]“你是个有身子的人了”   周二 七月 09, 2013 1:38 am

文名丧心病狂点赞!!
你是个有身子的人了!
小心点!
莫雨哥哥不能亲!
哈哈哈哈哈各种自作自受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yumao.6d7d.net
???????
游客



帖子主题: 回复: [剑网三][莫雨X毛毛]“你是个有身子的人了”   周二 七月 09, 2013 1:39 am

请大家无视文风忽然变了谢谢谢谢以及谢谢!!!!

另外本来只是踹下床但是我觉得高高抛起重重落下这种事情比较可口
那边的!不要分水!卧槽!!!
返回页首 向下
俯身甘为喜鹊桥

avatar

帖子数 : 7
注册日期 : 13-06-19

帖子主题: 回复: [剑网三][莫雨X毛毛]“你是个有身子的人了”   周二 七月 09, 2013 3:48 am

丧心病狂!!!大晚上笑成神经病了!
返回页首 向下
莫小雨

avatar

帖子数 : 11
注册日期 : 13-06-20

帖子主题: 回复: [剑网三][莫雨X毛毛]“你是个有身子的人了”   周三 七月 10, 2013 10:37 am

ahhhhhh……笑死我了!!!!
少爷,不做死就不会是死哟!!!!
返回页首 向下
 
[剑网三][莫雨X毛毛]“你是个有身子的人了”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羽毛同盟 :: 风起稻香-
转跳到: